当前位置 首页 国产剧 《扬州八怪》

扬州八怪10.0

类型:剧情 喜剧 古装 国产  中国大陆  1999 

主演:刘威 张丰毅 陈佩斯 

导演:周康渝 

剧情简介

《扬州八怪》 - 扬州八怪代表画作扬州画师郑板桥等众画友进京卖画,与宫廷御画师金敏之结怨。 乾隆慕惜日益崛起的扬州画派,微服南下扬州。南巡中乾隆为扬州画师的人品、画品所折服,并钦点郑板桥、金农京考,二人双双高中。但由于金敏之等佞臣作梗,二人不能入朝为官。一晃十年,郑板桥因破译了乾隆出的谜对而被任用为山东潍县知县。乾隆设"千叟宴"施恩天下名人雅士,"扬州八怪"均被邀进京,独不见郑板桥,乾隆龙颜震怒!潍县天灾水患,郑板桥开仓放粮,在抗旨上又添了一条死罪。金敏之又进谗言,但乾隆临乱思辨反将其贬为庶民。官场离乱,郑板桥思前想后写下了"难得糊涂"四字流芳民间……

简述扬州八怪

http://202.113.216.14/xxyd/sfzt/qing/8guai/1.htm扬州八怪清代中期,南方商业城市扬州,富商云集,人文荟萃,经济、文化迅速发展,成为东南沿海地区的一大都会。各地画家亦纷至沓来,卖画献艺,「扬州八怪」就是其间最著名的一批画家。扬州八怪,并不专指某八个人,实际上是泛指代表扬州画坛艺术个性鲜明、风格怪异的一批画家,他们已经是职业化的文人画家或是已经文人化的职业画家。他们的共通特点是∶师造化、抒个性、用我法、专写意、重神似、端人品和博修养汪士慎(1686-1759)。字近人,号巢林,别号溪东外史、左盲生、天都寄客、晚春老人等。安徽歙县人,一生布衣,居扬州。工花卉,尤擅画梅。《画梅题记》:汪士慎画梅善用繁枝、落笔端重、不矜奇巧。能以瘦硬笔调绘出梅的秀雅之态,五十四岁左目失明,仍能画梅,刻印曰“左盲生”“尚留一目着梅花”。后双目失明,穷困潦倒,但仍能挥写狂草大字。署“心观”所谓“盲于目,不盲于心”善诗,著有《巢林诗集》。李鱓,又作觯(1686-1762)字宗扬,号复堂、懊道人,江苏兴化人。康熙五十年(1711)中举,乾隆三年(1738)任山东滕县知县。在“两革科名一贬官”之后,回到扬州以卖画为生,与郑燮关系最为密切。李鱓早年曾从同乡魏凌苍学画山水,继承黄公望一路。其后,又成为指画大师高其佩的弟子,进而学尚写意,并参以书法用笔,落笔劲健而有气势,特别长用水,形成自己任意挥洒“水墨融成奇趣”的独特风格。他工诗、善书。诗多题在画上,善于长文题跋,字迹参差错落,使画面十分丰富。其作品对晚清花鸟画有较大的影响。金农(1687-1764)字寿门、司农、吉金,号冬心先生、嵇留山民、曲江外史、昔耶居士,别号金吉金、苏伐罗吉苏伐罗、心出家盒粥饭僧等,浙江仁和(今杭州)人,久居扬州。善画竹、梅、鞍马、佛像、人物、山水,尤精墨梅,他从汉代画像石刻中吸取营养、因此作品富有金石气,风格古雅朴拙。也擅长书法、刻印。所写隶书古朴,楷书自创一格,号称“漆书”,即作扁笔书体兼有隶楷体势。篆刻得秦汉法。存世作品有《双色梅花园》、《玉壶春色图》和《仿王冕梅花图》等。黄慎(1687-大约1768),字恭懋、恭寿、菊庄,号瘿瓢子,福建三明宁化人,为扬州八怪之一。他善画人物,用狂草笔法入画,自成一路。所写人物,多取历史神话故事、佛像及文人士大夫为题材,也画乞丐、纤夫、渔民等。衣纹线条,变化多端,只了了数笔,就形神兼备。高翔(1688-1753)字夙岗,号西唐、樨堂、屏堂。江苏甘泉(今扬州)人。生前与石涛友善,为忘年交。他工书法,精篆刻,擅山水,尤工画梅,与金农、汪士慎、罗聘并称“画梅圣手”。他画梅喜“画疏枝,半开軃朵,用玉楼人口脂,抹一点红”,笔意疏秀,墨法苍润,别具风韵。郑燮(1693-1765)字克柔、号板桥。江苏兴化人。曾任山东范县、潍县知县。作官前后,均居扬州,以书画营生。擅画兰、竹、石、松、菊等。尤善兰竹,以草书的笔意入画,所绘兰竹多而不乱,少而不疏、笔力劲峭、体貌疏朗。工书画,用汉八分杂入楷行草,自创“六分半书”。善于画之关钮透入于书,又以书之关钮透入于画,取得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。李方膺(1695-1755)字晴江、小字龙角,号虬仲、秋池、衣白山人、抑园、借园主人等,江苏南通人。历任山东东安、潜山、合肥县令,宦海几度浮沉。去官后寓居南京借园,往来扬州卖画。善画松竹兰菊梅杂花及虫鱼,也画人物、山水,尤精画梅,用笔迅疾狂放,墨色点染传神,有粗头乱服之趣。他画梅常喜欢瘦干一枝、梅花数朵,而春意融融,溢于纸上,不显荒落。著名的题画梅诗有“不逢摧折不离奇”之句,无不表现其梅的品格。工书、能诗,诗多见于画上。罗聘(1733-1799)字遁夫、号两峰、花之寿僧,祖籍安徽歙县,居扬州。是金农入室弟子。好游历、到过越、楚、齐、燕、赵等地。工人物、佛像、山水、花果、梅竹,笔调奇特,自创风格,尤以画鬼著名。兼能诗,有《香叶草堂集》,妻、儿皆善画梅,人称“罗家梅派”。华喦(1682-1756)字秋岳、德嵩、号新罗山人、东园生、布衣生、离垢居士,福建上杭人。居扬州,以卖画为生。晚年移居杭州。与金农、郑燮等人齐名。擅画人物、山水,尤精花鸟。重视写生,构图新颖,形象生动多姿,设色淡雅艳洁,境界清幽俊秀,独树一帜。工书,亦能诗。高凤翰(1683-1748)字西园,号南村,晚号南阜老人,山东胶州人。曾长期生活在扬州一带,去官后以卖画为生。55岁后右手病废,改用左手做画,更号后尚左生。工诗书画印,山水、花鸟,早年较工细、晚年多作写意。重传统,强调师法造化,能自出新意,山水用笔放纵恣肆,苍劲老辣。亦善指墨画,笔致淹润,敷色丽洁,具有一种奇拗劲逸之格调。边寿民(1684-1752)初名维祺,字颐公、渐僧,号苇间居士,江苏山阳(今淮安)人,秀才。和华喦、郑燮等人关系较为密切。工诗词、善书画。花鸟羽毛别有情趣。尤以泼墨芦雁驰名江淮,所绘芦雁苍浑奇逸,无不入神,以墨竹法写芦苇,疏朗遒劲,墨色浑雄。陈撰(1686-约1758)字愣山,号玉几山人。浙江宁波人,居钱塘。为文学家毛奇龄(1623-1716)弟子,有很高的学识修养。他一生贫困,性格孤傲,不结交达官贵人。善草书,工花卉、山水,尤擅写梅,萧疏秀逸,笔墨淡雅冲和。著有《玉几山房诗集》、《玉几山房画外集》。闵贞(1730-不详)字正斋,江西人。擅长协议人物、花鸟、山水,笔墨沉雄古拙、洒脱雅致。尤其他的人物画,线描简练自然、形神兼备。其作品,对朝鲜画家曾产生一定影响。兼工刻印,有秦汉遗意。李勉,生卒年不详。字啸村。安徽怀宁人。居扬州贺园。与李鱓私交甚好,时称“二李”。他工诗画。擅山水、花卉、书法。画家主张自立门庭,不食他人残羹。他的绘画作品今人所见甚微。著有《啸村近体诗》三卷。杨法,生卒年不详,字已军,号白云帝子,南京人。久居扬州。工书,善画,精刻印。所书篆、隶、行、草奇古苍劲、别具一格。其花卉近似华喦。他的书名大于画名,绘画作品流传极少。



扬州八怪 简介

扬州八怪”怪在哪里? “扬州八怪”是清代活跃在扬州画坛上的一批具有创新精神的画家。扬州八怪纪念馆是宣传和弘扬扬州八怪艺术成就的专业纪念馆。纪念馆占地4452平方米。现存古建筑明代的楠木大殿,今辟为主展厅,展示十八世纪扬州的风土人情,便利的交通,繁荣的经济……“八怪”因此孕育而生。东西廊房及珍品陈列厅,陈列有“八怪”书画及扬州书画家代表作,供游客品赏。还有金农寄居室复原陈列,展现“八怪”书画创作生活的历史氛围。馆内保存有千年古树,增设了假山水池,绿草如茵,洁净清幽,是扬州独具特色的参观游览景点。 一、“扬州八怪”产生的背景 扬州自隋唐以来,即以经济繁荣而著称,虽经历代兵祸破坏,但由于地处要冲,交通便利,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,战乱之后,总是很快又恢复繁荣。进入清代,虽惨遭十日屠城破坏,但经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发展,又呈繁荣景象,成为我国东南沿海一大都会和全国的重要贸易中心。富商大贾,四方云集,尤其以盐业兴盛,富甲东南。 经济的繁荣,也促进文化艺术事业的兴盛。各地文人名流,汇集扬州。在当地官员倡导下,经常举办诗文酒会。诗文创作,载誉全国。有些盐商,堪称豪富,本身亦附庸风雅,对四方名士来扬州者,多延揽接待。扬州因而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许多名士,其中有不少诗人、作家、艺术家。所以,当时的扬州,不仅是东南的经济中心,也是文化艺术的中心。 富商大贾为了满足自己奢侈生活的需要,对物质和精神上的产品也就大量地需求,如精美的工艺品、珍宝珠玉、鲜衣美食,在书画方面更是着力搜求。流风所及,中产之家乃至平民中稍富有者,亦求书画悬之室中,以示风雅,民谚有“家中无字画,不是旧人家”之说。对字画的大量需求,吸引和产生了大量的画家。据《扬州画舫录》记载,本地画家及各地来扬画家稍具名气者就有一百数十人之多,其中不少是当时的名家,“扬州八怪”也就是其中的声名显著者。 以“扬州八怪”为代表的扬州画派的作品,无论是取材立意,还是构图用笔,都有鲜明的个性。这种艺术风格的形成,与当时画坛上的创新潮流和人们审美趣味的变化有着密切的联系。中国绘画至明末清初受到保守思想的笼囿,以临摹抄照为主流,画坛缺乏生气。这一萎糜之风激起有识之士和英才画家的不满,在扬州便出现了力主创新的大画家石涛。石涛提出“笔墨当随时代”、“无法而法”的口号,宛如空谷足音,震动画坛。石涛的理论和实践“开扬州一派”,稍后,终于孕育出了“扬州八怪”等一批具有创新精神的画家群体。 二、“扬州八怪”有哪些名家? “扬州八怪”究竟指哪些画家,说法不尽一致。有人说是八个,有人说不止八个;有人说这八个,有人说另外八个。据各种著述记载,计有十五人之多。因李玉芬《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》是记载“八怪”较早而又最全的,所以一般人还是以清末李玉芬所提出的八人为准。即:汪士慎、郑燮、高翔、金农、李鳝、黄慎、李方膺、罗聘。至于有人提到的其它画家,如华岩、闵贞、高凤翰、李勉、陈撰、边寿民、杨法等,因画风接近,也可并入。因“八”字可看作形容词,也可看做约数。 “扬州八怪”知识广博,长于诗文。在生活上大都历经坎坷,最后走上了以卖画为生的道路。他们虽然卖画,却是以画寄情,在书画艺术上有更高的追求,不愿流入一般画工的行列。他们的学识、经历、艺术修养、深厚功力和立意创新的艺术追求,已不同于一般画工,达到了立意新、构图新、技法新的境界,开创了一代新画风,为中国的发展立下了不朽的功业。 中国绘画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其中文人画自唐宋兴盛起来,逐步丰富发展,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,留下大量的作品,这是中国绘画的骄傲。明清以来,中国各地出现了众多的画派,各具特色,争雄于画坛。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以“四王”为首的虞山、娄东画派,而在扬州,则形成了以金农、郑燮为首的“扬州八怪”画风。这些画家都继承和发扬了我国的绘画传统,但他们对于继承传统和创作方法有着不同的见解。虞山、娄东等画派,讲求临摹学习古人,以遵守古法为原则,以力振古法为己任,并以“正宗”自命。他们的创作方法,如“正宗”画家王珲所说,作画要“以元人笔直墨,运宋人丘壑,而泽以唐人气韵,乃为大成”。他们跟在古人后面,亦步亦趋,作品多为仿古代名家之作( 当然在仿古中也有创造),形成一种僵化的局面,束缚了画家的手脚。“扬州八怪”诸家也尊重传统,但他们与“正宗”不同。他们继承了石涛、徐渭、朱耷等人的创作方法,“师其意不在迹象间”,不死守临摹古法。如郑板桥推崇石涛,他向石涛学习,也“撇一半,学一半,未尝全学”。 石涛对“扬州八怪”艺术风格的形成有重要影响。他提出“师造化”、“用我法”,反对“泥古不化”,要求画家到大自然中去吸收创作素材,强调作品要有强烈的个性。他认为“古人须眉,不能生我之面目;古人肺腑,不能入我之腹肠。我自发我之肺腑,揭我之须眉”。石涛的绘画思想,为“扬州八怪”的出现,奠定了理论基础,并为“扬州八怪”在实践中加以运用。“扬州八怪”从大自然中去发掘灵感,从生活中去寻找题材,下笔自成一家,不愿与人相同,在当时是使人耳目一新的。人们常常把自己少见的东西,视为怪异,因而对“八怪”那种抒发自己心灵、纵横驰骋的作品,感到新奇,称之为怪。也有一些习惯于传统的画家,认为“八怪”的画超出了法度,就对八怪加以贬抑,说他们是偏师,属于旁门左道,说他们“示崭新于一时,只盛行于百里”。赞赏者则夸他们的作品用笔奔放,挥洒自如,不受成法和古法的束缚,打破当时僵化局面,给中国绘画带来新的生机,影响和哺孕了后来像赵之谦、吴昌硕、齐白石等艺术大师。 三、“扬州八怪”怪在哪里? “扬州八怪”究竟“怪”在哪里,说法也不一。有人认为他们为人怪,从实际看,并不如此。八怪本身,经历坎坷,他们有着不平之气,有无限激愤,对贫民阶层深表同情。他们凭着知识分子的敏锐洞察力和善良的同情心,对丑恶的事物和人,加以抨击,或著于诗文,或表诸书画。这类事在中国历史上虽不少见,但也不是多见,人们以“怪”来看待,也就很自然的了。但他们的日常行为,都没有超出当时礼教的范围,并没有晋代文人那样放纵--装痴作怪、哭笑无常。他们和官员名士交流,参加诗文酒会,表现都是一些正常人的人。所以,从他们生活行为中来认定他们的“怪”是没有道理的。现在只有到他们的作品中,来加以研究。 “八怪”不愿走别人已开创的道路,而是要另辟蹊径。他们要创造出“掀天揭地之文,震惊雷雨之字,呵神骂鬼之谈,无古无今之画”,来自立门户,就是要不同于古人,不追随时俗,风格独创。他们的作品有违人们欣赏习惯,人们觉得新奇,也就感到有些“怪”了。正如郑燮自己所说:“下笔别自成一家,书画不愿常人夸。颓唐偃仰各有态,常人笑我板桥怪。”当时人们对他们褒贬不一,其中最主要的一点,就是偏离了“正宗”,这就说明了它所以被称之为“怪”的主要原由。扬州八怪画家突破了“正宗”的束缚,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重在自己创造与发挥,穷其一生,为创造新的画风而努力。无疑,他们对中国画的发展作出了伟大的贡献,他们的创作思想和众多的作品,都是我们学习继承的宝贵遗产。

猜你喜欢